首页 > 名利场资讯 > 正文

杨子姗登《时装》真爱特刊封面收获幸福刻度

2015年08月05日 11:04 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   

杨子姗《时装》真爱特刊时尚大片

  中国经济网时尚讯  近日,杨子姗受邀拍摄《时装L’OFFICIEL》真爱特刊封面。杨子姗坐在镜子前,里外有两个她。镜子里的是演员杨子姗。不需要表演的时候,她有些害羞,有些拘谨。采访的大多数时间里,她都在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视。人们常说,好的爱恋,让人有安全感。这种安全感,与其说是软肋与盔甲并存,不如说是外在的自我和内在的自我合二为一。没错。命运总会让这样的人,恰如其分地收获她的幸福刻度。

  杨子姗疾徐有度

  “我喜欢当演员是因为……嗯好玩嘛,”镜子里的杨子姗转了圈眼珠,羞怯而狡黠,“可以去尝试不同的角色,做不同的事情,发掘自己不同的面向,比如演过这种角色,但那种角色没演过,就特别渴望去演不一样的东西。”

  演员杨子姗清醒自知,她将“创作”与“完成”一分为二。《致青春》发生在她出道的第七年,她将此视为自己的起点。此前,她只能接受、被选择、被告知;此后,有了主动选择的空间,几个剧本同时递到眼前,她才慢慢发现,尝试不一样的东西,是保持对表演的“巨大热情和欲望”的秘方。

  这让她拥有了灵气。身为“内向患者”的她在《致青春》里用尽全力扮活泼,把赵薇在内的所有人都骗了一圈,人们从她塑造的“郑微”身上看见了当年小燕子刁蛮任性的影子;《重返二十岁》里的少女奶奶让她有了个“杨奶奶”的外号;现在,郭富城赞许她在《天亮之前》里演的风尘女子很“骚”。“我生活中是怎么样的不重要,(我)一生要演很多的戏,尝试很多不一样的角色,不可能每个角色都在演自己嘛。”她说。

  南京人会拿“大萝卜”调侃自己。大萝卜是形容人实在、缺心眼、大雅大俗,是个褒贬不明的词。眼前的“大萝卜”就经常让她的经纪人头疼,因为她既不太会,也不乐意当一名艺人。问她负面情绪怎么解决,她想也不想脱口而出:撕呀。

  “跟谁撕?”

  “谁惹我跟谁撕。”

  她冲宣传总监一指,“比如说她,我就跟她经常撕啊。我俩关系非常好,但工作上会有很多冲突,冲突来自于她特别希望我——”,“特别希望我”被她说得咬牙切齿,“红!”然后,她食指一甩,音调往上飘,“她就要给我不断地安排工作,可是我觉得我就是个演员嘛。巩俐有句话说得特别好,‘每个演员的能量都是有限的,不要轻易地释放自己的能量。’我一年只能拍这么多戏,拍完了戏我还要去生活,去恋爱,去陪家人,我要去玩,我要去充电,我要让自己缓过来。但是她就经常跟我说,你看现在大家都这么拼,你有时间应该多拍点杂志,多去点活动啊。因为这些事情,我们俩就狂撕,口出恶言。当然,通常比较‘恶’的人是我。”

  只有在谈到人生时,镜子里外的两个杨子姗才统一成一模一样的天蝎座人格,认真坚定,甚至有些决绝。从唱歌到演戏,选秀、出唱片、台湾偶像剧,直到作为新生代演员在大银幕上重新被接受,她的弯路并不少。但她说,如果重返二十岁,只希望天不转地不移,苦乐甘甜,通通再来一遍,“假如我二十岁就演了今天这么多戏,可能我的心态就不会是现在这样,我遇到的人可能都跟现在不一样了,我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。”她满意如今的状态,重要的是,也遇到了对的人。“眼前一切的一切,都是因为过去的经历,一环扣一环走到了现在。我肯定我的现在,我也必须肯定我的曾经。”

  她说,杨子姗无需否定杨子姗。

  (本文系摘编,全文请见《时装L’OFFICIEL》八月真爱特刊)

  编辑:张晶摄影:张悦(ZACK IMAGE)妆发:张人之助理:Lorelai、邓帅星

  艺人统筹、文字统筹:李森采访、文:顾玥


(责任编辑 :傅云鹏)

分享到:
35.1K
·热点推荐
·延深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