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 > 正文

藜蒿,鄱阳湖的草

2017年05月27日 08:05 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-《经济日报》   徐 行

  南昌人吃菜喜欢图个野趣,当藜蒿的清香碰上腊肉的醇厚,衍化出一种独特的口感,令人口齿留香,久久难忘。 徐 行摄

  豫章故郡,洪都新府。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。若是你来南昌,会发现这里还有一宝——“鄱阳湖的草,南昌人的宝”。鄱阳湖的草千千万,这里的草,特指藜蒿。若有外地来客,主人设宴招待,只要正当时令,点一道藜蒿炒腊肉几乎是没有悬念的。

  藜蒿之名,听来生僻。但如果说起它的另一个名字,应是如雷贯耳。据考证,苏轼诗中“蒌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”中的“蒌蒿”,说的正是此物。

  今时江西吃藜蒿,一般不吃叶,只取其脆嫩的茎秆,掐成一两寸的长短。用刀来切?那是门外汉的做法。因为只有用手一根一根地掐,才能分辨出老嫩,获得更好的口感。

  藜蒿也很少用来凉拌生食。最经典的搭配,就是腊肉。每年春节稍后,藜蒿大量上市的时节,各家各户冬天晾晒的新鲜腊肉,正好出场。腊肉用温水浸泡后切成薄片,也可以蒸熟后再切,下锅煸成微微透明后,倒入藜蒿,香味瞬间迸发出来,大火翻炒至断生变色,即可起锅。大概七八两藜蒿,就能炒出一盘了。当藜蒿的清香碰上腊肉的醇厚,衍化出一种独特的口感,令人口齿留香。这是清炒。咸香辣的江西菜怎少得了辣椒?爱吃辣的还会加入干辣椒朝天椒同炒,白瓷盘上,藜蒿翠绿、腊肉微黄、辣椒火红,爽脆鲜辣,更具风味。

  南昌人吃菜,不光爱吃山珍河鲜,也图个天然野趣,除了藜蒿,红薯藤、南瓜花都可入菜做汤,三月初三得吃荠菜,柚子皮、西瓜皮、豆腐渣,简单炒制后,也是极好的佐粥下酒美食。但独独藜蒿炒腊肉这道菜,地位独特,广受欢迎。

  喜爱到什么程度呢?南昌人甚至专门有一首名叫《藜蒿炒腊肉》的歌曲,作为十几年前一部名叫《松柏巷里万家人》的赣语情景喜剧主题曲。每天家长里短的故事结束后,这歌便在大街小巷里唱起来:“呷稀哩哟候死人奈,鄱阳湖里咯几根子草,南昌人饭桌上变成了宝,喷喷香咯,日子红火火咯过哟,活得有滋又有味,赛过了藜蒿炒腊肉,啊炒腊肉,千家万户乐陶陶。”翻译一下,“呷稀哩哟候死人奈”的意思是,“吃什么呢?馋死人了”,想来这位其实是明知故问——藜蒿的香味辨识度极高,是掩不住的。

  藜蒿的味道,颇浓郁,又带着淡淡的药香味,非本地人初次尝试往往不习惯。记得读大学时,学校西门外开了一家赣菜馆。我兴冲冲地领着好朋友前往,朋友尝了两下便搁下筷子,倒便宜了我独占美味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大概南昌人之爱藜蒿,与北京人爱吃香椿芽、贵州人喜食折耳根相似吧,说不清缘由,就是喜欢那个味道。

  算起来,如果把我30多岁的人生长度对折,今年恰好是那个中点,一半是南昌,一半是北京。离家日久,家乡味更是难得。每年也只能过年时能尝到自家做的这道菜。可惜最近几年过年没回老家,连这一点也没有了。也曾在北京的菜场超市寻觅数次,均不可得。倒是有一年老家的公公来京过年,特意带来自家做的腊肉和几斤藜蒿,让我们美美地过了个瘾。

  实在想吃怎么办呢?退而求其次,只好下饭馆,或者上淘宝网购吧。


(责任编辑 :王璐瑶)

分享到:
35.1K
Close
·热点推荐
·延深阅读